手術前一點都不緊張,心裡掛記的不是手術的事情,反而是前後的兩個的期末考,手術是4/22星期四,一個期末考試在4/19星期一,另一個期末考是在手術後幾天的4/27。這兩個期末考就是我讀得很辛苦的高中物理跟化學,辛苦的地方不是課程很難,辛苦的地方因為我誤以為自己很厲害,肖想自己可以在兩個月不到的時間裡面就輕鬆的把高中三年的物理化學K完,完全忽略了自己其實資質駑鈍+沒有基礎要猛趕進度很辛苦+而且"自修"(自己啃書本,沒有老師教)會比較困難的事實。==> 為什麼要講手術,又講回念書,可見我真的煩惱我的書大於我的手術吧!?!

 

 

 

整個去手術過程,11:45準時櫃檯報到,然後大約是兩點半的時候通知家人來接。一切都很順利,而且是小手術。只是這種"生平第一次"的東西,還是值得紀錄一下。

前一天跟弟弟約好來接我,所以是弟弟跟媽媽陪我去醫院報到,然後他們就去買菜,媽媽就待在家裡煮好吃的等我回家,然後由老公來醫院接我回去。前一天午夜十二點之後就什麼都不能吃也不能喝,所以到了醫院報到的時候,覺得滿空虛的,早上起床不能喝我最愛的現泡奶茶,就覺得一整個空虛,人生是黑白的。今天一起床就去泡了一杯奶茶,真開心。

到了醫院就直接上二樓的 Day Surgery Unit 報到,先被請去 waiting room 稍事等候,沒有多久就被 admit ,開始換上手術衣,穿上醫院袍,套上頭套跟腳套,填paperwork量血壓打點滴。護士說,要確認我們認知的手術項目是不是一致,問我是來做甚麼手術,然後是開哪一邊。我就說,"OH~Boob Job and Right Side I think." (翻譯: "我來做隆乳手術的,要開右邊") 護士就大笑,說" I think it's needed, but not this time, k? honey." (翻譯:"親愛的,我覺得你是有這個需要啦~不過下次好嗎!") 我就說,"FINE.....Right knee then." (翻譯: 茄~~好吧~~)  ><  

後來,護士還拿給我一支筆,要我自己在腿上寫,哪一隻是要開刀的就寫YES,哪一隻是不要開的就寫NO。(大概以前常開錯腳?!)

(圖片說明,這是手術隔天拍的,兩隻腳顏色差滿多的,右腳還是一整個紅腫,左腳寫的NO還沒擦掉,腳這樣要包著三天,不能拆也不能洗澡)

(還有圖片左邊那是貓,並不是手術過後左邊多長了長毛第三隻短腿的後遺症好嗎?!)

 

都弄好了以後就躺在床上被推到手術室了,在手術室的時候,倒是孤零零的躺在那邊等了一會兒。等了大概至少有半小時多吧!! Dr. Lavoie 終於出現了,他一整個變得話多而親切,跟之前門診的時候都不太一樣,還主動問我說休息兩個星期夠不夠? 記得去年剛受傷的時候,我跟他要醫生證明要請假,結果他跟我說"腳壞了,但頭又沒壞,可以馬上去上班。"害我硬著頭皮隔天去上班,腳腫的痛的不但腦部無法集中注意力做financial plan,還差點得憂鬱症。好在我有好心的好朋友救我,讓我可以放假休息。感謝。揪咪。

延伸閱讀 瑪緹的殘障日誌

我不得不說根據本人長期流連醫院間的經驗(是因為當義工啦~不是生病),我真的很愛 Leduc Hospital。你們也都知道醫護人員壓力很大,一個正常人在壓力很大的情況之下,沒有好臉色是再正常也不過的。但是或許是因為LEDUC畢竟是小地 方,而且大家喜歡跑大醫院,所以LEDUC小鎮醫院生意好像沒那麼好,沒那麼多病人,可能醫護人員壓力就小很多吧!! 從上 (surgeon)到下(porter)每個人都是笑咪咪的,喔~溫暖到不行,讓我小緊張的心情緩和很多,感覺小人物也可以得到五星級的照護。

進手術室之前,除了要幫我開刀的骨科醫生有來跟我講講話解釋一下,麻醉科醫生也有來跟我講話,再問一遍我有沒有什麼過敏啊~現在身體有沒有什麼狀況~然後就被推進去了。這是我第一次進到手術室裡面,裡面感覺很恐怖,刑具很多的樣子。他們把我推到手術床旁邊,要我自己滾過去隔壁的手術床。手術床窄窄的,我心裡想,手術床不知道有沒有分SIZE,不然美洲阿胖來怎麼辦,不會掉下去嗎? 躺在手術床上,兩隻手被綁在旁邊的架子上,整個人呈十字架的形狀。一隻手是吊點滴的跟打麻藥的,另外一隻手是綁著血壓計跟手指頭夾著另一個不知道監測甚麼的東西。除此之外,身上當然也是貼著有的沒的監測的東西。

這次要做的是全身麻醉(general anesthesia),所以當然是由麻醉科醫生來執行。之前我去植牙的時候,雖然也是睡覺,但是那不算全身麻醉,他們只是用稍強的鎮定劑(sedation)讓我睡覺,主要的麻醉(freezing)還是打在牙齒的局部,所以並不用麻醉科醫生出動。

在我被綁好之後,麻醉科醫生就出現了,護士拿著一個氧氣罩蓋在我的口鼻,說那是氧氣,要我大口大口的呼吸,然後我用我的餘光看到麻醉科醫生拿出他的刑具,三支無敵小針頭。他先拿了一支打在我手背上的點滴管裡,他打下去不到兩秒鐘,我整個下體馬上極度酸楚,像被三萬個針灸同時插在穴道這樣的尖銳的酸,意識開始模糊。然後我還很白癡的想,不行,我不能這麼快就被打倒,我要用意志力,撐過這一關。所以我就盡量想把眼睛撐開,因為想睜開但是眼皮不由自主的一直要闔起來,所以就變成一直眨眼,然後一直挪動我的腳,看看我是不是還可以動。我好像覺得麻醉科醫生看到我這樣,也被我激起了鬥志,打完第一針,馬上不囉嗦不廢話,再接再厲再打下一針。第二針打下去,整個頭部天旋地轉,非常沉重。到這邊我的鬥志就又更強,不可以被打倒不可以被打倒,所以我又拼命眨眼跟動腳。然後我就用餘光看到麻醉科醫生,毫不手軟的第三針又打下去。然後。。。。。。。我就徹底的輸了。。。。。。。。。。。。徹底的輸了。。。。。

醒來的時候已經什麼都結束了。。。。什麼都結束了。。。。我已經身處手術恢復室了。。。。。

。。。。。意志很清楚,但是身體好像是別人的,十分沉重,然後不停顫抖。。。。。

幫我手術的骨科醫生,除了在我進手術室之前有跟我哈拉兩句之外,在我整個行刑過程,從頭到尾沒見到他,手術醫生大概在病人沒意識的時候才會出現吧!。

倒是在恢復室時,麻醉科醫生又出現了,問我好不好,看我是不是真的醒了,醒的正不正常這樣。我就跟他說我很好,我不餓了,但是我好渴。他說,唉啊~真好~~"We took your hunger away."~~(翻譯:我們把你的飢餓弄走了)

我在恢復室醒來後大概15~30分鐘左右就被送回 Day Surgery Unit 了,回到了那邊護士就馬上拿水跟果汁給我喝,點滴還吊在手上。沒過多久他們就去打電話叫大衛來接我。大衛大概一個小時後抵達,在這中間我點滴拆了(我這才發現原來打點滴的針頭現在都是軟針的,難怪手可以亂動都不會痛,超酷!),也換回自己的衣服,我本來就準備很輕鬆的衣服,所以就繼續舒服倒回床上睡覺等大衛,不過說是睡覺,其實也睡不太著,醫院畢竟是總是有人走來走去,講話什麼的,但是也沒有力氣起來幹嘛就是了。大衛到了就用輪椅推我到他的車上回家囉!!

回到家發現,我還真的馬上可以走路耶!!!(骨科醫生一點都沒有唬爛我) 不用柺杖就可以走路上下樓梯都沒事耶~~所以患部完全像沒事一樣,但是我的身體卻像行屍走肉,意志雖然清楚,但是身體一整個癱軟,頭很暈很暈,暈到想吐,但是肚子又超餓。因為肚子超餓(本人是不會因為任何原因影響食慾的),所以還是去吃了媽媽的愛心稀飯,炸蝦,滷肋排,辣炒高麗菜,清燉排骨蘿蔔湯,涼拌小黃瓜...etc. 吃完忍著想吐的感覺,躺在床上不敢動,拿起筆電發了一個facebook告知大家我很好跟兩個噗,就陷入昏迷三小時。醒了的第一件事情也還是餓,就又去吃飯,結果一吃就吐,算了,還是去昏迷好了。。。這時候就感到喉嚨痛了,結果原來是手術的時候有插呼吸管,所以喉嚨痛。

所以結論是,手術開得很成功,我馬上就可以感到我膝蓋裡的異物感消失了,走路不再卡卡酸酸的,膝蓋也終於好像可以伸直,VERY GOOD!! 不舒服的其實不是來自患部,而是全身麻醉的後遺症,大概要個一兩天才會完全消失。雖然是沒事,但是這幾天還是需要盡量抬高腳部,膝蓋剛開完刀大概會持續腫個一兩星期,所以我就還是臥床囉~~反正有個筆電在手,什麼屁事都能在床上完成。

真的謝謝大家關心!! 但是我們其實生性孤僻,不太喜歡在家裡招待朋友,請多包涵,所以等我好一點不忙一點,再約出去什麼聚聚吃吃喝喝什麼的,還請海涵。

(以下幾種人不是"朋友"囉~~知道我家車庫密碼的,曾經有過我家大門或信箱鑰匙的,看過大衛裸體的,來我家睡過或是我去你家睡過的,看過"符合以上條件的人"的裸體的...以上幾種人是家人跟類家人,是友達以上囉~)

齊小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