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MI 現在就是這副模樣,插著導尿管和掛著點滴,晚上在家把他從醫院接回家由本人當看護,白天再回到醫院給醫生護士阿姨照顧。未來的兩三天都會持續著這樣的生活。

 

昨天他很痛苦的時候幫他拍的。

 

 

「下泌尿道徵候群」是公貓的十大死因之一

送去醫院的時候,醫生說KAMI的尿道完全阻塞,膀胱已經種的跟葡萄柚一樣大,再不送來,下一步就是昏迷然後死亡。

在人類的社會中,沒有所謂尿道阻塞到會死亡這種事情。在人類的世界裡,尿路結石並不是一個會致死的疾病。在貓咪的世界裡,這卻是一個非常致命的疾病,因為貓咪不會說話,但卻非常擅長隱藏他的痛苦,當我們後知後覺發現時,通常都已經太晚。

從來沒聽過人類單純因為尿路結石然後尿道阻塞而死亡,因為人類會說話會表達痛苦,當僅僅是結石而排尿不順時,大部分人就已經會因為不舒服及疼痛而求醫,而不會等到整個尿道完全阻塞,尿液無法流出導致膀胱被尿液脹滿到腫大,進而回流到腎臟,造成腎衰竭死亡這種事情發生。

前天晚上也都沒有覺得KAMI怎麼樣,一樣跳上床找我撒嬌,一樣喵喵討食物。昨天早上出門是有發覺他怎麼還在睡不太理人,可是也不覺得有太奇怪,貓本來就有時愛理不理的。昨天晚上回家,他還是沒出來,我上樓看看他,開開衣櫥的門,就看見他兩眼睜的大大的抬頭看我,但是也沒有發覺他有什麼不對,想說那他自閉不想下來也就算了,有可能只是心情不好。後來齊先生回來,他也覺得奇怪貓貓怎麼這麼害羞,所以再上樓去看看貓貓在幹嘛,結果看起來好像也沒在幹嘛,就懶懶得窩在衣櫥。後來齊先生下樓來,我問他說貓在哪在幹嘛,他說他在齊先生衣櫃籃子裡面睡覺,我想說怎麼可以在衣服籃子裡睡覺,等一下衣服又全都是毛,所以我就上樓去把他抓出來。

不抓還不知道,一抓他就異常的叫,好像很痛苦的樣子,後來就很明顯的發現,他是真得痛,不太能動,也不太能走,下半身明顯變大,一整個怪,帶到樓下後就瑟縮在牆角喵喵亂叫。一般我們在加拿大,就算是人,也都等到非逼不得已,自己痛到真的快死的才會去看急診。那時候晚上六點多,根本沒有ㄧ個獸醫院還開著。雖然看KAMI就是ㄧ付不舒服奄奄一息的樣子,但是也沒有覺得他是真的病入膏肓到生死存亡之際,就好像我發燒頭痛躺在床上,奄奄但是意識清醒。後來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就隨便打了幾個電話到獸醫院,想說問問看這樣是嚴不嚴重。不過想當然爾,診所當然是都關了且也都不收急診,不過每ㄧ間診所都在答錄機上留ㄧ個叫做Animal Emergency的電話。還在考慮是不是要等到隔天,看會不會好一點,如果沒有的話,至少白天診所也開了。

最後還好KAMI的K哥說了ㄧ句,如果是公貓貓曾有尿尿問題,那有可能會很嚴重,還是帶他去看一下好了,K哥和 J 姐還很好心的要陪我們去。沒過多久我們就到了Animal Emergency Hospital South. 那邊就真的是急診室,所以使用急診室的TAIGE系統,就是不管你掛號順序,反正嚴重的先看。護士問了兩句話以後,就馬上把KAMI帶進去,兩分鐘後出來說可不可以給KAMI疼痛控制的藥物,因為KAMI正在承受巨大疼痛中,不管如何先讓他舒解一點再說。後來換醫生來跟我們談,他說KAMI現在是life threatening situation。他的尿道完全阻塞,尿不出來也擠不出來,膀胱腫的跟葡萄柚一樣大,尿液很有可能已經回流到腎臟,甚至損害到腎臟,必須馬上進行麻醉把膀胱裡的尿引流出來。我聽了都有點傻了,過不久就換另外一個工作人原來跟我們"談價錢"。雖然有心裡準備,看獸醫是很貴的,不過看到估價單的剎那,還是有點呆掉了,加幣ㄧ千五百多?!?!?! 這個報價是只有一個晚上的價錢,未來幾天都還要住院點滴尿袋的。

唉~~~談錢很現實,生命無價,我很痛恨我還是會用錢做為衡量我要不要救他的參考。今天我可能會遇到各種類似情況: 如果是一千五,救活的機率有60%,但這次治好,以後還是有可能再發生,救不救? 如果是五千,救活機率是50%,但救活後還有50%的機會會留下永久傷害,救不救?還是說就花八十讓他安樂死? 如果今天是ㄧ萬、兩萬或三萬加幣,有救就會活而且沒後遺症,沒救一定死,要不要救?

昨天的情況,結果當然是把錢付了,救啊!!!! 可是我討厭的是,為什麼我還要考慮,什麼我沒辦法不考慮錢。難道KAMI 對我的重要性沒有比錢來的重要嗎? KAMI 對我當然很重要,我把他當我的兒子,可惜昨天在貓命關天做決定的時候,我還是有猶豫了一下。

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那種有點guilty的感覺。。。一時之間也無法理出什麼頭緒來。總之KAMI 現在暫時OK,沒有其他的感染就好,距離完全康復至少還有幾個星期,不過還是希望他可以快快好起來恢復常軌,過著沒有點滴沒有尿袋沒有病痛,繼續過著跳來跳去飛來飛去的日子。

 

齊小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