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請參考   瑪緹的殘障日誌-1

 

從醫院出來相當無助,仰望蒼天,乞求上天能賜予我一些力量,於是....我就決定要到樂園好好的狂吃大喝一頓,以稍稍安慰我空虛不安的心靈。

回到家也是一直發呆,完全是不清楚狀況,公司又一直寫EMAIL來問東問西,煩都煩死。放空了一陣,最後忍不住打電話去醫院,問看看那個MRI在到底是排到什麼時候了。不問還好,一問之下,什~~麼~~五、六月???? (那時候才三月) 我這個在台灣被"速食"醫療給寵壞的人,頓時相當不能接受這樣的結果。而且最痛苦的地方不是在"等手術"什麼的,最痛苦的是在"未知的等待"與"未知的恐懼",MRI報告出來之前,你不知道你究竟是到底怎麼了,說不定是需要手術,說不定根本也就幾個星期後就自己好了啊~

後來我發現,原來有私人的機構可以自費檢查MRI,而且幾天以後就可以安排我照MRI,所以我便自掏腰包先照MRI再說。照完個隔天報告就出爐,結果就是前十字韌帶完全斷裂,加上大小腿骨交接處有粉碎性骨折,所以斷的不只是當初班芙醫生說的一小片骨頭,而是碎成很多小小片骨頭,這種在小腿骨頂部的小骨折本來在X光就不容易看出來,所以當初醫生沒有判讀出來也是正常。知道自己大概是什麼狀況以後也安心很多,至少知道該如何對待自己的傷腿,知道有骨折就該停止任何會只膝蓋受力的活動,不然我本來還已經強迫自己要練習走路了。不能走路不能開車,上下班就還是由齊先生接送,家裡大多數的事情也都是勞煩他打理,真的很謝謝他。

不過因為齊先生也要上班啊,所以就變成我的上班時間變成超長,因為他必須提早送我上班他才不會遲到,然後要等他下班以後才能來接我,有時候他還不一定會準時下班。有時候這樣久坐讓我很不舒服,等他來真是等到我快要抓狂,現在我是真的受不了了,前天開始就不管三七二十一,自己開車吧。還好到我公司大部分都是高速公路,我可以用定速,不必腳要一直出力踩油門。不然如果是市區塞車那樣的走走停停,一下要踩油門一下要踩剎車,這樣換來換去踩來踩去的話,我看我還真的會受不了。以前健康的腿都沒有發現其實剎車比油門重滿多的,現在偶爾也是要靠左腳來幫忙壓著剎車。我知道這樣比較危險啦! 所以我也是能不開就盡量不開車,就只是上下班開囉! 沒辦法,還是得為五斗米折腰啊!

MRI報告出爐後,雖然知道了大概的狀況,但是還是要等見了骨科醫生才會有後續的療程。這一約也是得要約到一個月以後(約的時候還是三月),所以四月16日是跟骨科醫生見面的時候,希望到時候可以有明確的方向和時間表。

齊小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