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發生到現在已經三個星期,掰腳的日子大概還要持續的幾個月。。。。。

到底怎麼了? 就是滑雪跌倒,右膝前十字韌帶完全斷裂,大腿骨小腿骨在膝蓋內交接處有部份粉碎性骨折。

粉碎性骨折部分還不知道專科醫生要如何處理,但是十字韌帶是沒辦法自行復元,必須要靠手術重建。

 

受傷之後變得很自閉,大多數的時間只想待在家裡哪裡也不想去,知道大家都很關心也很想幫忙,但是我就是只想自己一個在自己最舒服的地方,不想打擾別人,也不想別人來打擾。

剛受傷的頭一個星期最辛苦,除了膝蓋還是很痛以外,對於突然變殘不太習慣,很多很基本的生活瑣事,都變得很不方便。尿尿,洗澡,起身吃飯...都要一番掙扎,而且行動遲緩。再加上用拐杖是需要一些練習跟技巧,沒有看起來那麼簡單,對於我這種本來就沒什麼在運動的人,手臂肩膀的肌肉本來就不甚強壯,剛開始用拐杖用的我全身痠痛,再加上腳還在痛,然後我還要去上班還要考試,我實在是心情差到極點。經過三個星期的適應,我現在終於習慣多了,手臂明顯變緊實,而且因為右腿廢掉無法承重,全身的重量都必須要由左腿去承重,齁~左腿現在壯的跟什麼一樣,不過右腿因為都沒在用肌肉已經很明顯的鬆垮掉。

總的來說,現在除了還是很懶很自閉行動遲緩以外,其他的生活也都漸漸上了軌道,當然還是比一般人不方便,但說真的也習慣了,不習慣也得習慣。受傷以後也才能體會,殘障人士有多麼的辛苦,以前都把健康的身體不當一回事,生病受傷之後才會知道那有多珍貴。

在加拿大如果不是危及生命的急症,通常都要等很久才能等到手術,所以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輪到我手術,手術之後骨折的復原期是八週,韌帶的復原期是六週,據說還要復健好久好久才能回到之前的活動力,所以我才會說這掰腳的日子還要持續幾個月哩。這在台灣是很難理解的,哪個人斷腿不是馬上手術還是打石膏,哪有那種要拄的斷腿斷手等大半年這種事。人體本來就有再生的能力,雖然十字韌帶不會長好,但是骨頭會再生修復,現在放著不管幾個月如果長歪怎麼辦?那可是會影響將來膝蓋的功能。這邊的方法就是,骨頭長歪的話,那就手術的時候再打斷重接啊~這麼簡單。沒辦法,這邊就是這樣,沒有哪個國家是很完美的,台灣的醫療制度也不是就沒有缺點。

 

滑雪其實沒有那麼恐怖啦!!任何有速度的運動或活動,本來就有一定的危險性啊!! 我應該也不會因為一次的意外就從此不滑雪了,除非醫生說我就從此摔壞了不能滑雪。就像騎重機的也是事故頻傳,但是齊先生想要買台來玩玩,如果經濟許可,我也不會因為騎重機危險就反對他買。只是有一點不得不承認,就是滑雪度假的地方都離大城市很遠。通常重症急救的醫療中心都在大城市。我跌倒的地方是在露薏絲湖滑雪場的後山,光從後山到前山由 專車載我前往都花了足足三十分鐘,從前山到班芙的醫院也要至少一個小時。而且班芙的醫院也只是一個小醫院,真的有什麼問題的話,是要送到卡加利的大醫院去 的。所以真的有什麼緊急事故發生時,花個兩三個小時才到醫院的話,那可以救的活的也都死了。最近有個最著名的例子就是,在我跌倒兩天後也滑雪跌倒的 Natasha Richardson。我跟她一樣都是初學者,而且也都是小小跌一下,撞擊能量都不是很大,只是我很幸運只拐到膝蓋,她卻撞到頭,拐了腦的血管,腦內出血 走了。她那個滑雪場也是附近有個小醫院,兩個小時外也才到Montreal的醫學中心。不過這種事情很難講,也有很多是在大城市裡還延誤就醫的。所以除了 自己小心之外,其他也只能聽天由命,上帝說你該回老家的時候,就會巧妙的安排你回老家,不管有再多錢或好運也救不了。

齊小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