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第一次上英國文學的課程,英國文學是University of Alberta的必修課程,總共是兩堂6學分。

春季班我拿的是Text and Context, 這次老師提供的主題是 Miscreant Youth.

 

這課的文學批判寫作占有極高的比例,英文本來就是像我這種國際學生的弱點,要能夠了解文章的本身就已經是一個問題了,更何況還要分析寫作。我老早就挫著等,所以特別安排春季夏季專心拿英文課。後來發現,我還是得補高中的生物,所以也還是沒辦法專心拿英文就是了。反正後來我發現,短時間內花再多時間看英文,也沒辦法從60分變成90分。寫作這種東西真的是要靠長時間的累積,多看多寫,例如說連續三年,一週看一本書寫一篇批判...之類的。

這堂課短短六周內,我們要完成的讀物有:兩本小說,一首長詩,和五篇散文,再加上三五個在課堂上分享的短篇詩或散文。我的心情從一開始的戒慎恐懼,到現在的輕鬆享受,的確是一個很大的轉折,反正再如何緊張硬K也沒用,不如放鬆心情好好品讀,反正這堂課的考試壓力超小,期末考試只佔30%,也無從準備起,其他70%都是課堂參與跟大小報告。

過去將近一年的時間,我都在讀science的相關科目,而過去這數年間,我都在讀商業和會計的科目,好久好久好久沒有接觸到我讀了最久的"文科"。經過這幾個禮拜文學的洗禮,我終於想起來當時我為什麼選的是文組。在大多數人的感覺中,文科是死的,理科是活的。但是,經過了數周這種啟發式文學課程薰陶之下,我現在並不這麼認為,我認為文科才是活的,理科才是死的,尤其是文學藝術這一塊。文學藝術是一種創作,經由作者的創作,不管是文字、繪畫、雕塑、音樂、舞蹈、電影、劇作....去體會去解讀作者想要表達的意境,這個欣賞的過程,真的很美。反觀理科,雖然著重理解和舉一反三的能力,但是無法任意的天馬行空,所有的實驗(ideas)都要經過成千上萬次的假設推理驗證才算成立,只有黑或白,沒有模糊的灰色地帶,雖然發現"事實",理解"真相"的過程很有趣,但是畢竟少了可以盡情揮灑創意的自由。而商科介於兩者之間,又跟$$$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可說是最無聊俗氣的科別............

由於這次的主題是Miscreant Youth, 所以讀物的內容都跟Miscreant Youth有關,情節相當有趣+變態,容易產生快感,進而達到閱讀的高潮。同性戀、裸露、強暴、殺貓、弒父、自殺、強盜、精神病、鬧鬼、吃嬰....無奇不有.....。這堂課讓我相當Enjoy的部份就是我可以天馬行空的寫報告跟寫考試,因為我要怎麼去理解作者所要表達的,那是我思想的自由,老師樂見不同成長背景的人對於相同的藝術創作有不同的理解與啟發,所以沒有錯與對。這讓我在學習 "FACTS" (理科)的過程當中,是一個相當好的調劑。以下是這次我讀物的細目,有興趣的人可以自行前往參考。(課堂上的短篇我就不列了)

Mishima, Yukio. "Tha Sailor Who Fell From Grace with the Sea."

Burgess, Anthony. "A Clockwork Orange."

Swift, Jonathan. "A Modest Proposal."

Rossetti, Christina. "Goblin Market."

Joyce, James. "Araby."

O'Connor, Flannery. "The River."

King, Stephen. "Children of the Corn."

Munro, Alica. "Wild Swans."

 

創作者介紹

小瑪曬幸福

齊小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K-baby
  • zzzzz.... 連讀都讀不完.... .zzzz
  • I would know for sure it's you if you said you were K1 baby....

    齊小瑪 於 2010/06/14 09:01 回覆

  • Sandy薇
  • 哈 沒錯
    我念了商之後
    才開始懷念理科的"黑白"那一面
  • 薇薇: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喜歡的是什麼.......除了商科以外,文理兩個都不錯喜歡~人在世上必須要為五斗米折腰,商科俗氣但卻極實用..........

    齊小瑪 於 2010/06/13 03:49 回覆

  • Sandy
  • $$沒錯$$ !